Jayan_Lucky

bgm:MILKETEA—JAEFOREAL

最近这首歌中毒。

本来是想不淋雨不砸电脑,好好甜一次。

还是虐了(一点点)。

甜歌歌词到了马总场合都像说谎。

BGM:It was you——brothersu

古李五十局祝贺!!!

还是晚了QAQ

我的青春和初心都在这里啦。

BGM:Never give you up——Breathe Electric

安利歌手。

做的时候只觉得真假难辨。

刚开始输出就下雨了。

BGM:Electronic Lover——Breathe Electric

花朵视角。

字幕she—he her—his改。

想吃糖。

安利歌手。

BGM:咬人猫——梁文音|自降调

马总视角。

想吃糖。

BGM:钢琴哭——钟嘉欣

             你有没有见过他——不才

新人渣剪,给cp的生贺。

[全职/周翔]心有千结

OMC第一人称视角 画个重点

说这么多话其实也可以当做是黄少? 有没有原创cp就自由心证吧
架空现代校园设定 其实就是没有荣耀

也是很久前给cp的生贺了,以前写得连现在的我都觉得幼稚就改了一点点
每篇文都要和她搭点关系,我真是个重情义的人
这几天到处串门大概不能更新。马上要准备出门,什么时候能上网还是未知数。想了想还是直接发吧,就当做大年初一的礼物,希望不嫌弃

新年快乐!

重度OOC 文笔小学生

 

 

 

 

 

 

 

“我硕士毕业之后和室友创了几年业——应该说毕业前就开始了。奔波了几年公司稍稍稳定,我也就闲下来随便拿个分红,倒也不愁过日子。

“开书店是我小时候的梦想。带上咖啡也是我的一点小追求。虽然有把书弄脏的风险,但我这受众群也没有熊孩子,所以还算和平。

“那孩子真是个很特别的存在啊。按理说我这书店更像是图书馆,还是买杯咖啡可以看到打烊的那种。他偏不,他非要买了咖啡坐在一边玩儿手机,好像我这儿是个咖啡馆。有时候我都想买只猫放他腿上,估计会很可爱。

“嗯?他真的养猫啊?和他挺衬的。总之我是拿他没辙,毕竟我也不能拿本书强按着他看不是。后来他开始带电脑来,我还想他终于开始工作学习了,有点孩子长大了的欣慰。递咖啡的时候瞟一眼,他居然在打网游。我差点就断WiFi了。

“他算是常来,他应该是在念大一吧?每周固定来三次以上,一坐一下午。我干脆给他留了个固定位,反正这儿人也不是特别多,他常驻后为他来的小姑娘也大半被他气跑了。我就想赚个咖啡钱,虽然也是想八卦一下,容易吗我。

“慢慢熟悉一点,他就开始跟我说话了。他之前也一直有打招呼,造型那么张扬,性格却出乎意料的坦诚。大多时候他都是抱怨一下哪堂课被叫起来回答问题,但马上就很嘚瑟地说他都答对了。小部分时候他会说说寝室生活,总是要带一句‘真不想回去啊’。

“我当时就想,挺好一小伙子不至于和室友过不去吧?当然事实证明我想得太简单了。

“又过了两个星期左右,我室友——一起创业那个,来找我聊天,他在旁边时不时偷瞄我们一下,搞得我都开始不自在,没多长时间就把我室友推走了。他一下子就来劲了,我是说八卦的劲,问我刚才来的是谁。我介绍了一下,他就有点扭捏地说‘你们室友之间感情挺好的哈’。

“这是暗示让我支招啊!我一想,让这么个直率孩子扭扭捏捏的事,估计不能好办。大学怎么也要四年,也不能看着他一直不想回寝室。

“我问他是不是和室友处不好关系。他说他寝室四人间,就一个室友,其他两个人都办了走读。这不是挺轻松的?想想我大学四年给五个人当老妈子的生活我都觉得一阵晕眩,直到后来考研换了双人间才好多了。我就往下问,你室友太拽了?还是讨厌你?不应该吧。

“然后他说,不,是室友太闷了,一巴掌下去三个字儿都打不出来。

“这样确实没法和谐聊天。我想着给他出出主意,就告诉他闷的人都需要点突破口,这样才能找回他们闷骚的本质。

“瞪我干吗?我有经验!要是你boss也下了酒桌一句话没有你也能练出来。他现在可都能来找我聊天!

“呃,说到哪来着?啊对,我给他支招,他说他回去试试,怎么也得聊上几句天才罢休。我当时也没想到他把诱导室友说话大作战发展到打饭陪跑帮签到的地步。

“好吧没有帮签到,这种乖学生我还以为大学里都绝迹了。

“室友的问题得到了缓解,他开始成天张口闭口带着室友的名字。所以我在知道他的名字之前,就先对他室友了如指掌。

“寝室关系进展神速,他也终于不用整天来我这儿报道。女生是少了一些,但我这店开到现在也是说明有这儿独特的魅力嘛。而且他也不是校草,不至于让我这儿发生什么客人流动。

“结果不出一个月,他来得比之前还勤快,我还以为我在椅子上栽了朵蘑菇,不然不至于成天看着他忧郁的、盯着手机屏幕的侧脸。虽然还挺帅。

“不是,又瞪我?我还没饥渴到对一孩子有什么想法!不是、我对男人就没想法!

“这次他不找我谈心了。那时候虽然只是秋天,但也挺冷的。他随便裹件毛衣就来,我还得给他找毯子。聊天当然还是聊,但他总是在我快引到正题时用神乎其技的尴尬方式中断谈话。我觉得以他的情商做不到这点,估计是什么超直感吧。

“行了行了我没在说他蠢,还让不让我说完了?当然以他的设定什么事都瞒不过半个月,尤其还有循循善诱的我,他也就坚持了一周。

“他说他室友对他告白,我问他告白说了几个字。讲道理,我喜欢你都要四个字,按他之前的形容,这可不是一两个巴掌能解决的事情。

“然后我也懵了。这年头男女平等和平年代,不至于搞个现代版祝英台还是花木兰吧?归根结底,这忙还是要帮的,我当时是真没觉得他室友能有多认真,毕竟按他的描述俩人说上话才一俩月,说喜欢也有点太快了。何况这标新立异的性取向,我实在不信任这感情。

“结果让我震惊的是,他纠结的不是怎么办,而是怎么答应。按他的说法,他是没反应过来直接跑到我这儿,回去想答应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怕伤着他形象。

“‘不是,你怎么就觉得要答应?以前你也没说你是gay啊’我又懵一次。谁知道人家直接出了大招:‘没有啊,我也没喜欢过谁,就挺喜欢他,为什么不答应?’这下我反正技能是全CD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说句实话,这之后我都没把这事儿再放心上。他都这么坚定了,还有什么挫折能阻碍他?谁知道还真有,他居然发掘出自己怂的属性,窝在我这儿不肯回寝室。

“有一天他再次跟我提起这事儿:‘老板,他又跟我告白了……原来他高中就喜欢我,我们是校友诶!’我实在不想感受这恋爱的粉红氛围,就随便接了句那你答应啦。

“然后粉红就转黑了。他说,没有,他没反应过来。

“你说这告白都两次了,被告白的愣是没想好怎么答应也实在不像话吧?我以为的打直球高手天天跟游击战一样躲躲藏藏,虽然地点只有我这书店一个;我以为的闷骚室友倒是行动力强,等不到答案直接出击了。

“诶我说,那个听墙角的孙翔同志,听完了就过来呗。赶紧的,这都快仨月了还没想好啊?赶紧答应得了啊!看着都心烦!”

那个紧握手机手指半天都不划一下屏幕的身影蹭一下窜起来,炸着一头金毛冲出去,还甩上了门。

——就是这样,大哥您能不能先把人追回来再说,我可是个良民。

——他是我的。

——啊?这时候了还宣示个主权?狗粮也不是这么撒的啊。

——拜。

眼前的室友同学——正牌校草周泽楷从眉梢到唇角都弯着柔和的弧度,我一边感叹现在的小孩儿一个比一个帅一边在小孙同志的账单上加了一份狗粮。

我不管,发给我也得付我钱。

虽然我这儿不卖这玩意儿。

周泽楷拿出手机付了款。我把小票递给他,看着他推开玻璃门,门边一道影子突然拉长。

原来他一直坐在一边等待。

既然他们开始了“我要牵手我不给你牵但是我好冷哼那好吧”这种幼稚的情趣游戏,就晚点关门吧。

这时候出去又是一波狗粮,我可是已经饱了。

门外有雪有风有寒冬,门内是书是花是暖流。

他们自成一片风景。

至于孙翔什么时候看到我在小票上留下的“胆小鬼”来找我算账,就是以后的事啦。

这么好的孩子,即使在恋爱上有一点点胆怯,也注定值得拥有幸福。

——只属于他、也是他唯一想要的,最好的幸福。

[全职/周翔]周而复始

定题目的时候在和cp聊天

她说可以写周队x邓副队

她还真的去查了告诉我这对绝对没有撞梗

我哈哈哈然后写了周翔

ooc,没啥剧情

  

 

  

 

  

 

 

   

   

   

  

  

   

最近轮回很奇怪。

这样说的孙翔被杜明笑着揉了揉头发。

——哪里奇怪啦,翔翔你居然也能想太多。

——就是气氛很奇怪!把手拿下去!什么叫我也能想太多!杜小明你想死吗!

孙翔喊了两声和杜明扭打在一起。

一旁微笑看着他们的周泽楷走过来分开他们,还帮孙翔理了理发型。

孙翔有点呆地看着他的背影,向杜明转过头,对队长的回眸一笑挥出一个miss。

——这不是、很奇怪吗。

——也没有吧,很正常啊。

杜明看上去也不是很违心的模样。

于是孙翔转战贴心姐姐副队。

为了避免下午的尴尬场景,他在晚上偷偷敲响了江波涛的门。

然后对上来开门的,周泽楷的视线。

——队长你怎么在这儿!

坐在床上抱着枕头晃晃悠悠仿佛下一秒就要栽下来的副队伸手指挥他。

——把小周带走,对对对带回房间、谁的房间都行,困死了。

于是孙翔对着说没带钥匙的周泽楷,彻底没了脾气。

他还没想好奇怪气氛的缘由,就在无法忽视的温柔目光中慌了手脚。

——那那那、队长我去找人拿钥匙?你就因为没拿钥匙去找了副队吗?我先去你在这里等一下。

然后他就被握住了手腕。

——太晚了。

——啊?

大脑接近宕机。

——我可以……

你这样笑下去的话,什么都可以啊。

——在你的房间、

原来从握住手腕到十指相扣步骤这么简单。

——睡一晚吗?

——好啊。

他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就被温柔的微笑击得节节败退。再有意识就是隔天早晨了。

他冲去洗漱,努力让自己清醒,伸手摸索毛巾时却被攥住了手指。

——谢谢。

他有做什么需要感谢的吗?没有吧。啊对了,他昨天收留了他。

——不客气。

他被眼睫边的泡沫折磨得投不出视线,然后他感觉到眼睛上毛绒绒的触感。

啊,是他的毛巾。

——真是得救了,谢谢队……

然后毛绒绒就变成了温暖干燥的触碰。

直到他听到关门声才恍惚发现自己已经可以睁开眼睛了。

他冲出门,迎面撞上要去吃早餐的杜明。

——你真的不觉得最近很奇怪吗!

——不觉得啊。

应该觉得奇怪的,只有你而已呀。

直到摊牌前,大概都是这样的,周而复始吧。

[全职/周翔]电信诈骗

之前刷正义联盟的时候前排一小哥把手机丢了,也是非常心疼。
非常短,ooc。
感觉和周队没啥关系。

    

  

     

  

     

  
  
  
   
  
  
  
  
孙翔丢了手机。

他一个人刷了一部电影,边走向门口边想拿出手机发微博吐槽,就发现衣袋里空空如也。

于是他大脑也一片空白。

再回去找也没有找到,来收拾垃圾的工作人员也帮他找了半天。还是前排的一对情侣给他的手机打了电话,得到被挂断的结局。

啊,肯定是被拿走了。

他不可惜自己没买多久的手机,也不心疼反正可以补办的SIM卡。

他只是想,为什么要贪图方便没有设置密码。

他回到轮回,向队友说明自己丢了手机,收到什么信息都不要信,因为他都备注了真名。

然后他用电脑发了微博,满足了自己的吐槽欲。顺带刷淘宝买了新的手机。

最后,他去了营业厅,成功办理了挂失。

一切都井然有序,直到他再次回到宿舍,看到门前站着的周泽楷。

——队长?怎么在这里?等我?

他努力保持镇定,完全不知道他没有掩饰情绪的天赋,后天努力也没有成效。

——我收到了短信。

——我发过去的吗?刚刚也说了我的手机被偷走了,信息都不能相信,难道给你发短信借钱?我办了挂失,以后就没事啦。

孙翔变说话边低头开门,努力克制自己化身黄少天的冲动。

——是诈骗,但是。

——但是什么?

孙翔不明所以地转身看着他,难道要把江波涛拖来?他刚准备实践,就被眼前晃过的信息界面震住,后退两步撞上了门。

“亲爱的我信用卡着急还钱,转给我五千好吗?么么哒!”

——我的备注,不是名字。

——那、那是……

他已退无可退,只能直面眼前越来越明亮的笑颜。

——是什么。

他闭上眼睛,喊了出来。

——Mr.Destiny.

他没发现自己以为的呐喊只比蚊子声音大一点。

他只是在接受意中人亲吻的时候感受到和初见时一样的命中注定。

之后他买了情侣款手机。